RSS

Buckethead

周一, 3月 9, 2009

转载|Reprint

做为Paul Gilbert学生的他,从90年代初期就开始了个人吉他音乐的探索,录制了大量的个人专集。并担任过Praxis和Primus乐队的吉他手。但Buckethead始终保持低调,他没有更多的追随者。

  Buckethead的音乐风格中,有许多让人不可思议,让人费解的感觉。他将电子乐,吉他噪音,独特的创意,融合到一起。时而演奏起风一般的速度,时而又变化成如水般的RIFF。一切安排都非常巧妙,非常的艺术化。

  在看了他的介绍和外形之后,我绝对没有想到他做出来的音乐会是这样的的动人,唯一和他外形相吻合的是,音乐中那份莫名的冷酷和悲伤。雨夜里,一个人聆听这样的音乐,会被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充满躯体。

  这家伙是不是一天到晚都想着他是被鸡抚养大的或者带个肯德基的桶是否能祭奠死去的鸡的灵魂?这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他在Shred圈内的名声绝对不是因为形象上的怪异而得来的。他是著名吉他手–Paul Gilbert的高徒,他做的音乐有令人费解的电子乐加吉他噪音他的速弹, 和Paul Gilbert有异曲同工之妙–高速的手指运动中仍能听出律动,而并非是一味混沌型的傻快。快–在他的音乐中只是为音乐整体做服务,并没有抢眼的成分。许多听过他音乐的吉他手都对他写的Riff感慨不已– 一种全新的感受,原来Riff也可以写成这样。你要是非常感兴趣却又苦于没有见过他的高速演奏的话,建议你去看一下Primus乐队的现场VCD,在这场演唱会的后半段,Buckethead客串了一段独奏,风一般的速度,怪异的现场表现无不让所有看过这盘VCD的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但是如果你认为他只能速弹的话,那么Buckethead将回给你一桶,他的专辑《colma》中充满了感性的旋律和细腻的情感。在前卫音乐圈内(他曾所在的乐队Praxis在前卫因乐圈中绝对是重磅炸弹)能有如此心静如水的人的确少见。最难能可贵的就是他在加入了著名重金属乐队“枪炮玫瑰”后他仍能保持低调的风格,继续他的个人音乐创作。 

  永远用音乐来表现自己的想法,隐藏在面具和桶下的Buckethead将在你对吉他音乐黔驴技穷的时候给你上重要的一课,让你重新认识吉他音乐的另一面。

  不时有人向我打听起Buckethead,为什么他戴着面具,顶着个桶?他的父母怎么了?他是半人半机器吗?他会伤人吗?他真的是个科洛尔•山德斯(译者注:肯德基的创始人)迷吗?等等。我无法告诉你们关于他所有的一切,只能说一些而已。

  首先你们得知道Buckethead在那家农场里确实是非常孤独地长大的。他找不到可以理解他的人。关于他,别人唯一知道去做的便是如何欺负他。不管你们是否相信,直到今天,Buckethead也不会对一根赶牛的刺棒感到毛骨悚然,他已经见惯不惊了。

  不过在农场里这并非糟糕透顶。他一搬进鸡舍就开始结交新朋友了,小鸡仔们把他照顾得非常好,而且它们太喜欢他,以至于把他的脸都抓没了。所以他每天都得戴着面具,就像过万圣节一样!他是他所认识的孩子中最幸运的。尽管他并不认识多少其他的孩子,除了那时候拿火烧他的那些。

  有一个好办法可以忘掉软骨烧着时的气味。鸡舍在一座山上,山下有一片篱笆,透过篱笆上的一个木节孔可以看到外面的露天电影院。于是每天晚上这小孩便在暮色里看那些精彩的电影,像《巨人罗伯特》或《德州链锯杀人狂》等。扬声器传出的声音到不了鸡舍,所以他甚至不知道那些电影的声音是什么样的。当Leatherface砰然关上巨大的金属门里他所能听见的就只有小鸡的声音。

  当差不多长到现在这般高的时候Buckethead便开始弹他的小吉他了。他会坐那儿眼瞅着电影而手指在吉他上动个不停,渐渐的,他也能偶尔弄点音乐出来了。而《巨人罗伯特》刺激着他的指头的速度,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

  Buckethead勤奋地练琴,他开始弹得很好了。但农场的人依然取笑他,把他们家的鸡蛋打得稀烂。一天夜里,那时他已经长得这么高个儿了,有人把一桶炸鸡扔进了鸡舍。Buckethead试了又试还是不能把鸡肉拼回到一起,所以他只好把桶顶在了头上,拿起吉他,跑进了墓地。

  Buckethead真的很悲伤,但他的吉他却似乎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弹得好了。墓地里灰色的人和天使们都在聆听他的音乐,太美妙了,他们停住了脚步,忘记了言语。通过他头上的桶,所有那些他曾经认识的被炸了的小鸡们都在与他沟通,他弹出了它们所有的灵魂,他弹啊弹啊,直到虚脱为止。

  故事讲到太阳终于出来,公鸡打鸣。有些Buckethead老家的人说他把小鸡的油脂和烧烤调味酱抹在面具上嘴巴的孔四周。不管那天夜里发生了什么,那个桶就那样呆在他头上了,到了早上里面装满了鸡骨头。

  当发现他蜷缩在一座坟墓上时,人们真的觉得这很不好,所以他们试着暂时地对他好一点。早上人们给他拿来了水,把他们不要的小东小西给他。圣诞节时他甚至得到了一把旧铲子,于是他能够在墓地里交更多的朋友了。但最棒的事情却是农场的雇工向他演示如何装成一个海盗或Carribean或神出鬼没的曼森幽灵去溜进迪斯尼乐园。

  于是有生以来首次,Buckethead知道他得乾什么事了。迪斯尼乐园是他所到过的最棒的城市。每个人都很好,他们跟他说话,唱着歌,他们的动作也比他在墓地里的那些朋友们来得真实。于是他烧掉了他的鸡舍前往小镇的主街,在那里他为得到电子票(E-Tickets)而弹吉他。他学会了所有的歌曲和乐句,但每次他想找一份制作电子动物的工作时,人们却把他拽到了舞台上。

  如果不能在迪斯尼乐园住下来,他就得去别的地方了。他知道如果他像迪斯尼先生那样建造一个公园的话,全世界的人都会来造访他。或者即使他不能,他的这个公园里也会满是他的声音电子动物朋友。他得让小鸡们住进来,得在公园中间建一块大大的墓地,让雕像和墓碑以特别的方式排列成行来制造最好的声学效果。

  当Buckethead在1989年无声无息地出现时,人们根本不能辨认出那是个公园。粗糙的环境主要由生锈的拖拉机零件和一堆由蜘蛛丝捆起来的木棍和动物骨头组成。Buckethead知道如果他想维持这个公园的话他就得去挣钱,而且人们再也不会做电子票了。他开始在熟食店切肉,而在店里他遇到了Maximum Bob并组了他的第一个乐队Deli Creeps。

  在接下来的13年里,Buckethead弹着吉他周游了世界、录专辑、交朋友,还学会了给尸体上防腐剂的秘诀和主题公园的建设,以及武术。他独自或是与朋友们一起或是在乐队——Praxis、Giant Robot、Giant Robot 2、El Stew、Thanatopsis和Cobrastrike——里录了许多专辑。对自己没有时间为露天电影院演奏音乐他觉得十分伤心,所以他与Michael Kamen、George S. Cliton和John Carpenter一起录了一些电影音乐。所有这一切音乐冒险增强Buckethead的想像力,帮助Buckethead公园成为了一个我们都喜欢的梦与梦魇的世界。

  现在你依然可以看见Buckethead夜里在公园中游荡,或是透在一条你从不记得去过那儿的墙上的裂缝在另一边偷窥。不要害怕,他是个可爱的孩子,他只想做你的朋友。在Buckethead乐园里他从来不孤单。

  但如果你在某处在舞台上看见他或是在玩他的洋娃娃的话,你要大喊大叫就随便吧,但不要吓着这孩子。他的人生充满艰辛,他通过了努力的工作才得到了今天的一切。所以如果他看起来有些迷惑的话又有什么关系呢?要是你也经历了同样的一切你可能也会这样的。他只想我们接纳他。不要瞪着他或是过于担心,也请态度好一点吧。让我们在这里使用点常识吧,我们不想看见他离开。谢谢。

  作者简介:Ronald L. Witherspoon与五只狗和一条蛇一块儿住在加州的Colma。他的作品曾经刊载在《娱乐周刊》、《嘉年华学者季刊》和《大西洋阴暗骑士班长》等刊物上。自1992年以来他就是研究Buckethead的首席专家。

  原文注:Buckethead的生活鲜为人知。故事里的有些人物可能是多个人物混合而成的,有些事件可能是为了将就时间顺序而改了。故事可能是不足为信的、假想的、隐喻的或完全瞎编的。而Buckethead则有意无意地努力与当下的舆论一致以保持他的吸引力。

This post was written by:

- who has written 421 posts on 西小西|xixiaoxi.com.


Contact the author 转贴到开心网

2 Comments For This Post

  1. that5 Says:

    你现在要打造成综合博客了哇?

    [回复]

  2. House Hold Sensors Says:

    I am really thankful to this topic because it really gives up to date information “”;

    [回复]

Leave a Reply

:yawn: :titter: :sweat: :suprise: :smoke: :slobbering: :sleep: :shame: :look down: :laugh: :kiss: :grinning: :doubt: :clap:

Page 1 of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