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电视剧手机分集剧情介绍1-36

周六, 5月 15, 2010

影视|Movie & TV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一集

    当代。于文海从常州图谋到北京发展。火车上,他认识了一个朋友,并给这朋友留下了姐姐于文娟的电话。没想到此人是个骗子。骗子中途下车,利用时间差打电话给于文娟,谎称于文海火车上突发暴病,急需手术费。于文娟急火攻心,导致心脏病发作被送进医院;为此,于文娟的丈夫、有一说一的主持人严守一正在录制的节目也被迫中断,严守一和节目总策划费墨赶到医院,幸好人无大恙,只是虚惊一场。

    与此同时,严守一老家的哥哥黑砖头聚众小赌被抓,派出所所长是严守一同学,黑砖头想打通电话找严守一说情,但没想到电话接通后,严守一让派出所严加管教。黑砖头叫苦不迭,在同伙面前脸面尽失。

    深夜,严守一接到公司薛总的短信,公司有重大人事变动,改革派人物段大可将主管节目制作。《有一说一》面临被改革的危险。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集

    严守一和费墨赶到公司,发现公司里张贴出了主持人台词培训班的通知,不及格者下岗,两人立即感到了段大可新官上任的气势。原节目主管领导薛总找严守一和费墨谈话,对《有一说一》的前景深表担忧,并适时地提出想办一个答谢晚宴,严守一和费墨立即表示这事由《有一说一》操办。

    在河南严家庄,矿工牛三斤他爹去世,牛三斤和吕桂花带女儿牛彩云从三矿赶回严家庄出殡;急需喊丧人路之信,但路之信因给黑砖头等三人提供赌博场地而被抓。吕桂花提出由她去镇里把路之信找回来。这引出了吕桂花当年的一段前尘往事。当年和他有过一段感情经历的知青小郑,现在已经是镇长了。吕桂花赶到镇里找到小郑,说明情况。镇里将路之信和黑砖头等人放了出来。丧事得以进行。

    段大可亮相《有一说一》节目策划会,与总策划费墨产生了言语上的矛盾,对节目组产生了不好的印象。段大可觉得有必要整顿纪律,他圈定了这次台词培训班的老师,是一个叫沈雪的以严格而闻名的女老师。

    节目组面临的困难,使严守一不想回家面对小舅子于文海老跟他商讨要创业的事。他约了费墨和费墨的研究生刘丹一起吃饭。为吃一顿饭,两人都各自向妻子撒了谎,使得刘丹对他们进行了一番嘲笑。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集

    严守一和费墨、刘丹吃饭的中间,费墨面对来自妻子李燕手机里咄咄逼人的追问,一时招架不住,只好以邀请李燕跟他一起参加薛总的答谢晚宴而转移李燕的注意力。吃完饭出酒店的时候,酒店老板要跟严守一合影留念。费墨和刘丹在一边等待,刘丹感觉到有点冷,费墨便把自己的外套披到了刘丹的身上。但他没有想到,这一个动作被拍摄到了严守一和该店经理的合影里。

    矿工牛三斤因为得了肺气肿,生怕丧礼上哭不出声来丢人。黑砖头给牛三斤出主意,让嗓门大的路之信替哭。路之信拗不过牛三斤的邀请,答应替牛三斤哭丧。

    《有一说一》的策划会上,选题全被段大可枪毙,一时陷入僵局。这时严守一接到黑砖头来电,黑砖头告诉他牛三斤他爹去世了,让严守一出人情费。这个电话引起了严守一的一番感慨,他不禁回忆起了小时侯和表嫂吕桂花一起去镇上打电话的一次经历。这经历让费墨觉得可以做一期节目。一番周折后,段大可终于答应了这个选题。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严守一和费墨决定参加完晚上薛总的答谢晚宴后,立即奔赴严家庄录制外景。

    严守一让于文娟给黑砖头寄钱,于文娟因分不开身,让闲来无事的于文海去寄四千块钱。于文海寄钱的时候,起了点贪心,扣下了五百,只寄了三千五百块。

    严守一、费墨、于文娟、李燕四人参加薛总的答谢晚宴。宴会的酒店正是上次严守一和费墨刘丹来吃饭的酒店。一进酒店,费墨就看见严守一和经理的合影已经挂上了墙壁。照片的景深处,自己正在给刘丹披外套。费墨感觉到大祸临头,赶紧招呼严守一到厕所商议对策。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四集

    严守一和费墨回到酒桌上,本来是想忽悠李燕年轻,转移她的注意力,但这时来了熊猫出版社的贺社长和编辑伍月敬酒。费墨正为出版自己的著作《说话》发愁,便跟贺社长和伍月套磁,并将随身带的书稿给了伍月。但一转头,却看见李燕不在了。李燕发现了那张照片,以此要挟费墨,让费墨带她到严家庄录节目,费墨只好答应。

    酒会结束,节目组往河南出发。于文娟和李燕也随同前往。于文娟想去河南看看奶奶。于文海知道后有些慌神,因为他扣下了五百块钱的事就要露馅。于文海打电话到严家庄找黑砖头,但因为严家庄的人都在忙活牛三斤他爹的丧事,老是联系不上。

    牛三斤他爹的丧事上,路之信放声大哭,引起了专门给人操办红白之事的锣鼓班子班主的注意,班主让路之信买个手机,以后有事找他去哭丧。路之信犹豫之下,却又为钱动了心。

    于文海几番周折后,终于电话找到了黑砖头,两人达成贸易,此事不张扬,于文海一年之内还钱。

    严守一一行人赶到严家庄,准备录制节目,请吕桂花做现场嘉宾。吕桂花提出两个要求,一是要钱,二是要单独见见严守一。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五集

    在严守一等人忙活节目的时候,于文娟和李燕陪奶奶在地里转转。奶奶的一番知心话打动了于文娟和李燕。李燕私下跟于文娟说,她回北京后一定要给于文娟介绍个中医,让于文娟生个孩子。

    打电话的节目开始录制,非常令人意外的是,吕桂花现场否认了自己曾经打过电话的事实。录完后,吕桂花带着女儿牛彩云找到严守一,说她想跟牛三斤离婚,等离婚后就带着女儿去北京找严守一。牛彩云喜欢表演,想演戏。严守一承诺会帮她找找机会。

    严守一等人回北京的路上,先是严守一接到了编辑伍月的电话,严守一怕于文娟误会,便以信号不好没接。但伍月又打给了费墨,费墨一听是书的事,就把电话接了,这又引起了于文娟的不满。

    路之信终于决定靠哭丧挣钱,他到镇上买了部三手手机,在村里开始炫耀。

    刘丹将那件外套还给了费墨,费墨带回家后,李燕拿外套出气,用剪刀将外套剪了个七零八落。一番争吵和辩解过后,费墨以头痛躲过了李燕的纠缠。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六集

    黑砖头得知路之信买了部手机后,非常嫉妒,他去找路之信理论,想让路之信出钱请他喝顿酒,但路之信却只让他免费使一次手机。黑砖头打到严守一家里问于文海要钱,才知道于文海也有了手机。黑砖头非常失落,他偷着老婆将家里的一头猪卖了,也去买了部二手手机。

    于文海在家闲得没事,于文娟急在心上,严守一经过考虑决定将于文海弄到节目组做场工。费墨觉得不是个好主意,怕于文海在节目组扯出麻烦。严守一觉得于文海在眼皮底下好管理,就还是让他进了节目组。

    李燕将中医李时真介绍给于文娟。李时真告诉于文娟,他能把于文娟的身体调理好,于文娟欣喜异常。

    贺社长决定出版费墨的著作,他和伍月请严守一和费墨吃饭。席间,提出请严守一给费墨写序,并让伍月具体敦促此事。吃完饭后,严守一顺道送伍月回家。为了避免酒后查车,严守一到伍月寓所小坐了一会儿,了解了伍月的坎坷身世。

    台词培训班开始了,严守一去上课,但迟到的同学和不断响起的手机声引发了沈雪老师的怒火。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七集

    沈雪老师气得离开了教室,严守一受同学委派,去把沈雪老师找回来。严守一和沈雪老师交流,终于把沈雪老师劝回了教室。这时他接到伍月催他写序的电话。严守一答应尽快办这事。

    路之信开始出去哭丧了,找了黑砖头给他打下手。

    刘丹跟着费墨参观录有一说一的节目,产生了自己要到有一说一节目组工作的想法。费墨答应跟严守一商量商量。

    录完节目后,严守一接到了牛彩云的电话,牛彩云已经到了北京。严守一去火车站将牛彩云接到了家里。

    于文海在和场工们一起打扫现场的时候,偷懒就四处溜达,不想正好看见了费墨和刘丹在办公室里聊天聊得哈哈大笑。于文海急忙躲开。

    李燕在家里打电话找费墨,但费墨一直没接电话。李燕便打给严守一,得知牛彩云到了北京,便赶过来吃饭。吃饭的时候,李燕问严守一费墨到底在开什么会,严守一刚想给费墨打埋伏,于文海却说露了嘴。李燕知道其中必有蹊跷。

    刘丹带费墨到了一酒吧,酒吧嘈杂,所以费墨一直没接到电话,等一查看电话,才知道闯了祸,赶紧往家赶。夜里,李燕偷偷查看费墨的皮包,发现了酒吧的一张发票。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八集

    李燕找到于文海,用一沓公园的通票收买了于文海,让于文海以后再发现费墨和刘丹单独在公司的时候通知李燕。李燕在网上找到了那家酒吧的地址,约于文娟晚上去酒吧看看。

    严守一开始给费墨写序,打电话跟伍月通报进展,却意外得知伍月鼻炎严重发作在家休养。严守一到药店买了药去看望伍月。严守一回到家后,被牛彩云闻出身上有香味。严守一赶紧换掉了衣服。

    晚上,李燕和于文娟到了那家酒吧。在喧闹的人群和音乐里,李燕流下了泪水,知道自己是真的老了。

    黑砖头和老婆商量,决定找严守一报销买手机的钱,因为这手机可以让奶奶和严守一通话。

    严守一接到伍月电话,说有个发布会急需救场。严守一答应救场。

    于文海带牛彩云到有一说一节目组参观,四处溜达,在参观办公室的时候,无意中听见费墨对刘丹评价自己不着调。于文海发短信给李燕,告诉李燕公司有情况。李燕一番打扮后奔公司而来。

    李燕在办公室里找到了费墨和刘丹,一番唇枪舌剑后,李燕带着费墨气鼓鼓地离开了办公室。回到家后,李燕和费墨展开了辩论。李燕让费墨好好地检查一下自己的潜意识。费墨意识到有人告密,猜出是于文海。费墨又急又气。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九集

    严守一去发布会救场,结束后,主办方为感谢严守一,送给严守一一对情侣手表。严守一挑选了两块女式的。他回家的时候,在伍月寓所的门上挂了一块,然后短信通知了伍月。回到家后,他把另一块送给了于文娟。

    第二天,严守一和费墨上班的时候,费墨气呼呼地跟严守一说了于文海告密的事儿。严守一觉得让于文海在节目组工作确实是个麻烦。

    栏目组开策划会,大家都各自接手机,又惹出了费墨教授的火气。

    路之信的哭丧生意越来越好,黑砖头眼馋,随即要求加工资,但路之信坚决不答应,黑砖头罢工。

    牛彩云想考戏剧学院。严守一到戏剧学院上完台词课后,找沈雪帮忙。他的意思是让沈雪帮着他打消牛彩云想当演员的想法。

    李燕感觉到了家庭危机,便把在外地上学学心理学的儿子费正叫回来给自己支招儿。费正回来后,安慰了一番李燕。但李燕总是感觉不放心,费正只好让李燕设一个鸿门宴考察刘丹。刘丹来费墨家里吃饭,和李燕进行了一番针锋相对的话语较量。

    严守一家里,于文海给牛彩云出主意,想通过开博客出名。但点击量一直上不去。于文海许诺带牛彩云一起录节目,想通过揭秘有一说一录制过程出名。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十集

    费墨家里,鸿门宴结束后,费正单独找刘丹谈话。两人一阵试探后,互相留了网上联系方式。李燕送费正回学校,费正让李燕不要担心,他会关注此事。但李燕总是忧心忡忡。

    严守一这天上班的路上,发现忘带手机了,赶紧掉转车头回家取。这中间,伍月打来电话,被于文娟接到。伍月没说什么事,只说了句谢谢就挂了。但严守一不知道伍月和于文娟说什么了,有些担忧。

    录制现场,严守一找到节目组导演说要辞退于文海,节目组的人表示由他们处理。这天于文海带了牛彩云来参观,没想到出了丑,节目组把重活累活全甩给了于文海,于文海扛不住了,偷偷溜回了家,找于文娟诉苦。

    录完节目,严守一给伍月把电话打过去,原来是伍月要结婚了,有些话想跟严守一说。晚上,严守一开车找到了伍月,两人坐在车里聊天。

    这天晚上,《打电话》这期节目播出。牛彩云打电话给妈妈吕桂花让她收看,得知吕桂花和牛三斤明天要去法院拿判决文书,已经决定判离了。

    黑砖头和老婆找到奶奶,拿着手机想让奶奶和严守一通话。但打给严守一的时候,严守一关机了,只好找于文娟,于文娟一愣,因为他刚才还跟严守一通话。于文娟又买了一个陌生的号码给伍月打,伍月也关机了。于文娟意识到了什么,把手机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黑砖头没有打通严守一的电话,奶奶也不信任他了。黑砖头懊恼不已。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十一集

    严守一告别伍月,往家走,这时接到费墨的电话,费墨告诉他于文娟已经打过电话来询问他的行踪。严守一回到家,发现于文娟给他包好了馄饨。严守一忐忑不安地吃了馄饨后睡了,于文娟拿起严守一脱下的衣服闻着,流下了眼泪。

    严守一半夜醒来,发现于文娟一边熬中药一边在哼一首儿歌。严守一有些惶恐。第二天,严守一给于文娟买了一部新手机。

    吕桂花和牛三斤到法院办理离婚手续,但被告知,因为那期打电话节目的播出,法院的人发现他们还有感情基础,决定继续调解。吕桂花一气之下,决定先到北京再说。

    于文海带牛彩云到新浪博客找编辑,想让编辑推荐自己的博客,编辑建议他们写吕桂花离婚的事。牛彩云觉得不能扬家丑,决定不写。

    路之信带着铜柱和铁环出去哭丧,谁知遇着一个专业哭丧的跟他打对台戏,人家除了哭,还唱,把路之信给比了下去。路之信和铜柱铁环落荒而逃。

    于文娟下班回家,发现厨房里有人,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发现是吕桂花来了,正在包饺子,于文娟急忙打电话给严守一,告诉严守一,他的表嫂来了,让他路上买只烤鸭。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十二集

    严守一一家人吃饺子,迎接吕桂花。于文海在餐桌上说有意进军餐饮业,没人搭理他这个话茬。饭后,吕桂花和牛彩云商量要搬出去住,吕桂花想先找个事干,挣点钱。

    路之信被打败后,在家蒙头大睡,不想出去干了。铜柱铁环上门给他出主意,说可以请黑砖头来写词,也可以学人家那样又哭又唱。路之信去请黑砖头,黑砖头还拿架儿,但被老婆踹了一脚后,决定重新和路之信一块干。

    严守一的节目收视率低,面临淘汰。段大可给严守一出了一些主意,但都是严守一不想接受的。

    伍月找严守一,给了严守一一把钥匙。是伍月原来租的那个房子的钥匙,她委托严守一替她保管。

    严守一拿着钥匙不知道藏在哪里,策划会的时候,他咨询节目组的人,费墨给严守一出主意,说可以让吕桂花保管。严守一觉得是个好主意,把钥匙交给了吕桂花。

    路之信接到哭丧的活儿,黑砖头先去采访写词儿,但没想到丧主没什么事迹,四个儿子也都是不孝之子。黑砖头一时写不出词来,非常着急。这时又接到路之信催促的电话,黑砖头决定有一说一地去写词儿。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十三集

    晚上,严守一和于文娟讨论那个中医李时真,严守一这才知道费墨喝的中药不是治肠胃的,而是那方面不行。

    路之信等人到了哭丧现场。哭丧开始,黑砖头把词儿写到路之信的手掌上,路之信开始又哭又唱后,发现这词儿是批判丧主家这几个不孝之子的。这几个儿子勃然大怒,要揍路之信,关键时刻,黑砖头搬出北京的弟弟严守一,镇住了现场。现场观众都为黑砖头和路之信等人叫好。

    路之信等人回到严家庄,觉得以后不会再有人找他们哭丧了,便把钱分了分,决定散伙。

    于文娟下班回家,发现吕桂花把衣服给她洗了。但是没有投干净,上面还有洗衣粉味儿。于文娟不喜欢这味儿,想让严守一周末陪她出去买衣服,但却无意中发现严守一在说谎,因为严守一周末要出去参加伍月的婚礼。于文娟也要求参加。

    伍月婚礼上,于文娟和伍月撞表,这让于文娟意识到伍月的那块表也可能是严守一送的。伍月的老公杨广生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婚礼后,于文娟把表送给了吕桂花。吕桂花正为摆个饺子摊没钱发愁,有了这块表可以典当出去。吕桂花和牛彩云、于文海去了典当行,把表典当了八千块钱。

    节目组,蔡导拉了一个电脑赞助,严守一说动段大可同意录制私人笔记这期节目,但要把名字改成私人日记。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十四集

    严守一、费墨和蔡导去参加电脑赞助商的饭局,饭局上,电脑赞助商送了严守一一台限量版笔记本,但是没有费墨的,费墨很恼火,宣布这期节目不能录了,但严守一坚持要录。费墨宣布退出有一说一。

    伍月家,杨广生本来要给伍月换一块手表,但他把伍月的手表拿了一天,又改变了主意,说还是戴这块好。

    严家庄,路之信、黑砖头等人在打牌,这时办红白事的班主气呼呼找上门来,责怪路之信不开手机,原来路之信火了。因为谁不找路之信去哭丧、喊丧,谁就是心里有鬼。路之信等人大喜。

    吕桂花在外边租了房子,想摆一个水饺摊生活。

    有一说一节目组开策划会,费墨没来,严守一讲了费墨对于有一说一这档节目的重要性。刘丹偷偷录了音。策划会后,晚上她请费墨到了一饭馆,放录音给费墨听。费墨听到中途就不听了,吃完饭后,刘丹把自己的手机塞到了费墨手里,让费墨回家去听听。

    严守一和于文娟晚上到了费墨家,给费墨送了一台笔记本,并让李燕劝费墨不要辞职。等费墨回到家后,费墨让李燕把笔记本送回去,两人产生了争执。

    第二天,李燕被一阵奇怪的彩铃吸引,她跟着声音找,在费墨的口袋里发现了刘丹的手机。李燕拿起刘丹的手机翻看了一下后,表情严峻。

    课堂上,费墨迟迟没有出现。刘丹接到了费墨的电话,费墨让刘丹到家里来一趟。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十五集

    刘丹到了费墨家里,与李燕唇枪舌剑地理论了一番。最后李燕抖出手机里刘丹的一些自拍照,费墨也吓了一跳,但表示自己没有看过。刘丹气不过李燕的纠缠,起身走了。李燕气得把手机摔到了墙上。

    吕桂花摆了个饺子摊,于文海和牛彩云帮着一块包饺子。这时来了城管,牛彩云让于文海使劲扇自己耳光。于文海不知道什么意思,但还是扇了,牛彩云哇哇大哭,城管看牛彩云可怜,便把没收的东西还给了他们。

    路之信因为找的人太多,把嗓子哭坏了。黑砖头委托于文海从北京买点治嗓子的好药,给路之信吃。于文海买了药寄回去,但吃了后不见好转,反而加重了。

    严守一带牛彩云见沈雪老师,办理戏剧学院的考试报名手续。

    伍月的妈妈一直想把北京户口办下来,但杨广生只说正在办着,却不见结果。伍月妈妈经常自己出去,伍月也不知道妈妈出去干什么。

    戏剧学院的考试开始了,牛彩云上场考试。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十六集

    牛彩云上场考试,她的表演大胆而没有章法,她演的就是上次在城管面前扇耳光的那件事。她找了一个叫刘百刚的考生给她助演。考试结束后,刘百刚追出来跟牛彩云互留了手机号。

    严守一开车带牛彩云往家走的路上,接到了沈雪的电话。沈雪在电话里说严守一说的没错,牛彩云不会表演,考不上。沈雪的声音被副驾驶座位上的牛彩云听到了,牛彩云这才发现严守一不但没有帮她,而且还帮倒忙。牛彩云很生气,让严守一把车靠到一边,下车走了。

    于文海追上牛彩云,安慰她。这时牛彩云接到刘百刚电话,说想聊聊。聊天的时候牛彩云得知进影视圈可以从群众演员做起。她决定跟着刘百刚做群众演员。

    伍月去超市购物,出门的时候报警器响了。伍月被搜身。没有搜出什么东西,但伍月震惊地得知,她的手表里被杨广生安了电子追踪器。伍月找严守一诉说。严守一出门的时候撒谎又被于文娟识破。

    路之信相亲,但因嗓子问题都没成。去医院检查,发现吃的是假药。黑砖头火冒三丈,打电话找于文海算帐。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十七集

    于文海接到黑砖头电话,怕是问他要钱,就把手机电池抠了下来。黑砖头没有打通。

    段大可给严守一和节目组开会,指示风格要转变,得娱乐搞笑,严守一只是表面答应,心里依然不愿接受。节目组的编导都对节目前景担忧,刘丹无意中听说大家讲给大家听栏目招编导,刘丹便偷偷去应聘。

    刘丹告诉费墨自己应聘到了大家讲给大家听,有一说一这边兼着职就行了,并表示去新栏目是为了费墨,想把费墨推到前台讲课。这时费墨接到电话,说《说话》的新书出来了,贺社长要给费墨办一个新书发布会,最后定了严守一和伍月主持发布会,严守一那边由费墨出面邀请。

    费墨主动回到了有一说一节目组,严守一非常感动。

    伍月跟着杨广生去参加一个宴会,在宴会上一个叫周正帆的人过来搭讪。周正帆似乎是和伍月以前有过交往。杨广生追问伍月,伍月表示没有。

    伍月的妈妈开始偷偷自己去民政局咨询自己户口的事情。

    刘百刚追求牛彩云,让于文海很苦恼。刘百刚和牛彩云的交往也遭到了吕桂花的反对。吕桂花从一些生活细节上发现刘百刚这人靠不住,牛彩云不信,但经过验证后,发现吕桂花说的一点没错。牛彩云也很苦恼。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十八集

    伍月来节目组找严守一对词,这时接到周正帆电话,周正帆说要跟伍月在老地方见。伍月考虑之后,问严守一借了一台偷拍机器来到了周正帆说的老地方。周正帆要跟伍月恢复以前的交往关系,伍月把周正帆的一举一动都拍了下来。

    刘丹在大家说给大家听开策划会,会上,大家一致表示要把收视率提上去,而提上收视率,就是要找到好的选题和讲师。

    有一说一的收视率不佳,严守一深夜难眠,于文娟起来跟严守一谈心,安慰严守一。费墨家里,费墨也在为有一说一的收视率想办法。

    严家庄,路之信的嗓子因心理问题一直不见好。黑砖头想了各种办法也不奏效。

    伍月催杨广生给妈妈办户口,杨广生依然推脱着,只说一直在办。

    伍月来节目组找严守一,还机器并想借机房一用。严守一把伍月领到机房,伍月以前是学编导专业的,自己关上门做后期,正是他偷拍的周正帆的录像。

    做完后期后,伍月来到了周正帆的寓所。她把自己偷拍的带子放给周正帆看,周正帆一看,大吃一惊。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十九集

    等周正帆看完录像后,伍月警告周正帆以后不准骚扰她,否则就公布这些录像。

    伍月的妈妈自己跑民政局,根据政策,竟把自己的户口本办了下来。她从民政局领到新户口本后,抱在怀里兴奋异常,精神恍惚。过马路的时候,她被一辆车撞倒,去世了。伍月赶到医院的时候,发现妈妈的包里放着刚刚办出来的户口本。

    伍月和杨广生离婚了。

    费墨的新书发布会上,严守一和伍月搭档主持,效果很好。酒会的时候,严守一接到伍月的短信,伍月在一个房间里等她。严守一赶到房间,才知道伍月最近发生的一切。严守一对伍月充满了同情。出于关怀,严守一抱着哭泣的伍月,不想却误拨了于文娟的号码。阴差阳错,于文娟和她的同事听到了严守一和伍月在房间里的对话。于文娟当场昏倒。

    黑砖头打电话问于文海要钱,他从于文海的态度里意识到严守一和于文娟可能出了问题,黑砖头赶紧跑到地里去通知奶奶。奶奶给严守一打电话,问明了情况。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集

    严守一接完奶奶电话后,上场录制节目。但神情恍惚,老是进不了状态,只好停止录制。严守一向费墨说明了他跟于文娟发生的情况。

    奶奶决定到北京处理这件事。黑砖头带奶奶来到北京,奶奶跟于文娟一见面就道歉,于文娟泪如雨下,向奶奶倾诉了心声。

    黑砖头和于文海终于见面了,谁也不服谁。

    严守一和费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编导小马找严守一有急事。严守一跟着小马到了机房,小马给严守一放了一段录象,正是伍月做后期的那一段。机器有自动备份功能,伍月一不知道。严守一让小马赶紧把录像抹掉。

    于文娟给严守一打电话,说奶奶来了。严守一赶紧回家见奶奶。回家的路上接到伍月的电话,严守一跟伍月说自己现在没有时间,让伍月去找吕桂花拿那把钥匙即可。

    吃晚饭的时候,大家各怀心事。奶奶说想明天让文娟陪着出去转转。严守一也跟着要去,被奶奶拒绝了。

    半夜,于文海睡不着,约黑砖头出去喝酒。他们两人到了吕桂花的水饺摊上,两人一阵大喝,竟谈得很投机。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一集

    黑砖头和于文海越聊越投机,约定以后有机会联手创业。

    于文娟陪奶奶登上了长城。在长城上,于文娟和奶奶做了深入的交流。奶奶看到于文娟心里这么苦,就说支持两人离婚。于文娟百感交集。

    费墨和奶奶、黑砖头等人吃饭,黑砖头问费墨自己是不是也可以来北京发展,费墨假意敷衍,黑砖头却信以为真。

    深夜,严守一被奶奶叫醒,叫到厨房里,奶奶把于文娟喝的中药熬了一碗,逼严守一喝下去。奶奶告诉严守一,于文娟的心比这中药还苦。

    在回严家庄之前,黑砖头找严守一商量,说自己想在北京谋个差事,被严守一一口回绝了。

    严守一和于文娟悄悄办了离婚手续。于文娟告诉严守一,嫁他是因为爱他,离开他也是因为爱他。于文娟决定回常州住一段时间,于文海送于文娟回去。严守一趁于文娟不注意的时候,给了于文海一张卡和密码,让于文海回常州后给于文娟。

    回到常州后,于文海偷偷去查卡上的钱,惊讶地发现上面竟然有五十万。于文海非常激动,决定用这钱回北京创业。

    黑砖头说动奶奶,允许他到北京。严守一阻止不了,黑砖头到了北京。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二集

    黑砖头到了北京后,一时没有事干,但爱往家里带老乡聊天,弄得严守一非常苦恼。

    李燕越来越迷恋网络了,喜欢在网上跟人聊天,尤其跟一个叫人生专家的网友聊得热火朝天。刘丹动员费墨上大家讲给大家听栏目讲课,费墨表示毫无兴趣。

    于文海回到了北京,他先去给吕桂花赎出了那块手表,并签下了吕桂花做他公司的第一名员工。于文海想趁严守一上班的时候,到严守一家里拿几瓶酒喝。但没想到他打开严守一家门的时候,被黑砖头抓了个正着。两人再次见面,终于决定干一番事业。黑砖头让于文海搬到家里来住,这样省钱。

    于文海搬到家里后,和黑砖头把家里搞得乱七八糟。严守一心里烦乱,尤其想念奶奶。一天晚上,他忽然决定开车回老家看望奶奶。费墨明白他的心情,说节目的事情他来处理。

    严守一回到老家,在地里找到了奶奶。

    费墨主持选题策划会,从一个话头上说起了美人与历史的关系。没想到这激发了刘丹的灵感。刘丹跑到了大家讲给大家听栏目组,说自己找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选题。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三集

    严守一和奶奶在家里进行了深入的心灵上的交流。奶奶原谅了严守一。第二天早上,奶奶劝严守一赶紧回北京工作。严守一赶回北京。

    刘丹选题通过后,找到李燕,让李燕和自己一块劝费墨上大家讲给大家听栏目讲课。李燕听说有很高的讲课费,不禁动了心。

    费墨回到家,见这两个女人竟然凑到了一起,吓了一跳,以为又出了什么事,没想到是让他讲课的事。费墨再三犹豫。情急之下,刘丹和李燕软硬兼施,终于逼得费墨答应试讲一期。

    策划会上,节目组策划了一期关于剩女的选题,要求节目组每个人都要联系上一个剩女。严守一想到了沈雪老师。

    严守一约沈雪吃饭,沈雪豪爽的个性吸引了严守一,两人喝了很多酒,沈雪醉了。严守一把沈雪送回了宿舍。

    第二天,沈雪发现严守一睡在她的上铺。她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禁质问起严守一来。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四集

    严守一和沈雪解释了昨天晚上的事,并告诉沈雪自己离婚了。

    牛彩云和刘百刚在做群众演员的时候,一个大导演来选演员,刘百刚被大导演注意到了。牛彩云很为刘百刚高兴。

    黑砖头和于文海想开一个饭馆,两人为饭馆名字费尽心思,最后黑砖头想出一个绝妙的名字,他们决定饭馆就叫有一说一,并赶紧到工商局注册。

    李燕终于禁不住网友人生专家的邀请,和人生专家见面了。但没想这人生专家是来敲诈她的。李燕惊慌失措,找网友丹心姑娘帮忙。她更没想到丹心姑娘就是刘丹。刘丹学过跆拳道,见到人生专家后一顿狂揍,替李燕解决了被敲诈的难题。

    严守一无意中得知伍月从熊猫出版社辞职了,两人见面聊了彼此的情况。伍月告诉严守一,自己也想做主持人。

    费墨到大家讲给大家听试讲,但没想到被有一说一的蔡导发现。蔡导回到栏目组问严守一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五集

    栏目组,蔡导说了他看到的费墨在录制节目的事情,问严守一知道不知道这件事情。严守一其实不知道,但他犹豫之后,说知道。

    刘百刚被那个大导演确定为男一号,刘百刚找牛彩云告别。牛彩云问刘百刚还回不回来,刘百刚说不会回来了。牛彩云这才知道自己被甩了。

    有一说一要录《朋友啊朋友》。沈雪也带着俩朋友来看节目录制。录制的过程中,费墨想到自己录讲课的事情,心潮起伏。录完节目,严守一、费墨、沈雪等人一起吃饭。费墨一直如坐针毡,想找个合适的机会把自己去录节目的事情说给严守一,但一直没有机会。

    黑砖头和于文海找到了一处好房子,还不贵。两人欣喜若狂,但黑砖头怕是别人的苦肉计,决定深入调查。

    严守一等人吃完饭后,严守一先送费墨回家,再送沈雪回宿舍,沈雪说自己值班,要抓外出喝酒的学生。严守一便陪沈雪抓学生。

    费墨回到家,发现李燕买了很多衣服,一问才知道李燕收了大家讲给大家听的讲课费,而且一收收了十期!

    深夜,严守一在沈雪的上铺睡不着。沈雪问严守一在想什么,严守一说他跟费墨之间的朋友关系出现了变量。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六集

    费墨再三思考后,找到严守一说明录节目的事情,严守一表示理解。费墨问严守一他们两人还是朋友吗,严守一说是。两人都感慨万千。

    黑砖头和于文海调查走访,问那家门头前边一个烤地瓜的人,烤地瓜的人说的情况和出租房子的人说的情况一样。黑砖头和于文海放了心,找到房主签了合同,开始装修。

    严守一有次回家的时候,发现黑砖头和于文海已经搬离了他这儿,留下了一封信说创业去了。沈雪到严守一这边来的时候,发现房子被糟蹋得不像样子了,便开始给严守一打扫房子。

    严守一回家的时候,房子竟崭新得让严守一认不出来。严守一感觉到新的生活开始了。

    黑砖头和于文海想跟严守一合张影挂到饭馆的墙壁上,两人来到有一说一栏目组,黑砖头说奶奶想严守一了,跟严守一合了张影。严守一问他们在干什么,两人也不说。

    黑砖头和于文海在找厨师的过程中,无意中找到了严守一小时侯的好朋友张小柱。张小柱到了有一说一饭馆做厨师。

    段大可在朋友的推荐下,惊讶地发现有家有一说一饭馆。段大可好奇地到了一说一饭馆吃饭。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七集

    段大可有一说一吃完饭后,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找严守一过问这件事。没想到严守一毫不知情。严守一对这事也非常意外,立即和费墨赶到有一说一兴师问罪,但黑砖头和于文海不买帐,只说自己注册了,是合法的。

    严守一拿这两人没有办法。严守一临走前,发现张小柱在在这里做厨师,不禁和张小柱做了一番交谈。费墨从两人的交谈里发现了第一封信这个选题,他跟严守一说可以做一期节目。

    费墨的讲课节目播出了,反响和收视都很好。费墨觉得有些对不起严守一。

    常州,于文娟找到妈妈,告诉妈妈自己离婚和怀孕的事。于文娟告诉妈妈,孩子是严守一的,离婚的时候刚刚怀上的。

    因为帮朋友找旅游线路,沈雪和李燕认识了。两人马上成了好朋友,这一下又成了费墨和严守一的心病。

    有一说一的饭馆生意很红火,但一天忽然来了一个人,说自己才是真正的房主。黑砖头和于文海意识到上当了。投入的钱都打了水漂。于文海扛不住了,决定散伙。但这时大家的凝聚力体现出来了,黑砖头、路之信、吕桂花、牛彩云、张小柱等人都表示愿意凑钱共度难关。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八集

    因为录制第一封信这期节目,严守一从张小柱处得知黑砖头和于文海上当了。录节目的时候,严守一想起了很多小时侯的事情,流下了热泪。

    严守一和费墨往家走的路上,严守一跟费墨说了黑砖头和于文海被骗的事情,费墨问严守一会不会帮他们。严守一说如果他不帮,就没有人能帮他们。费墨提醒严守一,不管帮还是不帮,都不要告诉沈雪。

    黑砖头让老婆把家里的猪全卖了,路之信把自己哭丧挣的钱全提出来了,吕桂花又把那块表去典当了。但这钱远远没有凑够。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严守一来了。

    严守一给了于文海三十万。于文海这才说出上次的五十五也是严守一的,严守一表示自己早就知道了。于文海一定要写借条,否则不收这钱。严守一只好让于文海写。于文海写了一张八十万的借条给了严守一。严守一看也没看就塞进了裤兜。

    沈雪在给严守一洗衣服的时候发现了这张借条。她去找李燕咨询,该不该问问严守一这事。李燕说该问,并提醒沈雪应该把她跟严守一的经济情况管理起来。

    吃晚饭的时候,沈雪向严守一提出了借条的事。严守一说借给了于文海三十万,但沈雪把八十万的借条推到了严守一的面前。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十九集

    严守一好一阵解释,才把这钱的事情说明白。

    有一说一的收视率一直低迷,面临被淘汰的危险。黑砖头和于文海从报纸上看到这一消息后,非常着急,想替严守一想办法。两人印制了用餐优惠券,呼吁大家收看有一说一。他们的举动被举报,公司高层非常震怒,有一说一节目被正式淘汰了。

    严守一找到黑砖头,告诉黑砖头不要再发优惠券了,因为有一说一已经被淘汰了。严守一没有看到于文海,一问才知道于文海回常州了。

    于文海回到常州,于文娟即将生产。于文娟写了一张遗书给于文海,告诉于文海如果自己生产的时候出现问题,就按遗书上说的办。如果顺利,就把遗书烧了。在遗书上,于文娟说如果出现保大人和保孩子,要保孩子;如果她不行了,孩子要交给严守一抚养。

    于文娟顺利地生下了一个男孩。于文娟拍了孩子的照片,让于文海去趟河南,带给奶奶看看,并让奶奶给孩子起个名字。

    于文海回到了北京,想找机会去河南。

    严守一家里,严守一一直在收看河南台的节目,老家已经连着下了几天大雨,严守一担心奶奶的院墙。

    奶奶的院墙塌了。奶奶让黑砖头老婆找人砌墙。黑砖头老婆偷偷打电话通知了黑砖头。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集

    严守一、黑砖头决定回严家庄砌墙。沈雪和费墨也跟着去。严守一没想到于文海也要去,严守一不想让于文海去,但黑砖头说于文海是去见自己的老丈人牛三斤,严守一只好答应。

    起程之前,李燕对沈雪做了一番培训,怎么样才能让奶奶高兴。李燕让沈雪到了严家庄处处学于文娟的范儿。

    一行人回到严家庄,开始砌墙。夜里,严守一跟奶奶说自己想娶沈雪。奶奶提醒严守一,要好好对待沈雪,已经伤着一个女人的心了,就不能再伤着另一个女人的心了。

    严守一从奶奶屋里走后,于文海来到了奶奶屋里,把孩子的照片给奶奶看。奶奶心潮澎湃,激动异常。

    严守一等人临回北京前,奶奶将照片给了严守一,严守一知道这消息后非常震惊。奶奶给孩子起了个名字,叫诚诚。奶奶说如果这孩子以后姓严,想叫他严实。

    回到北京,严守一找费墨商量,如何把这一消息告诉沈雪。费墨告诫严守一,一定要找到合适的时机。这时,严守一接到公司段大可的电话,说找严守一有事。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一集

    段大可代表公司通知严守一,说公司正在为严守一复出的事情考虑,目前的想法是让严守一先参加一些节目做嘉宾,为真正的复出热身。

    严守一参加了一个化妆秀的节目,化妆师给严守一化了一个半边脸的妆容。严守一回到后台,面对镜子里的自己,心酸不已。

    沈雪见过了奶奶,也邀请严守一到家里去做客。沈雪是个大家族,人多嘴杂,严守一吃完这顿家宴,跟沈雪说比录一场节目还累。沈家人非常热情,邀请严守一每周到家聚一次。

    于文海有事憋不住,把孩子的事告诉了黑砖头。

    于文娟带着孩子在常州住了一段时间后,决定回北京。黑砖头和于文海到北京站接于文娟。于文娟发现于文海已经买了车。

    于文海给于文娟租好了房子,把于文娟安顿下来。黑砖头趁于文娟不注意,用手机拍了诚诚的照片给严守一发过去。照片被沈雪发现,沈雪以为是黑砖头的儿子木头的照片,严守一还没想好怎么告诉沈雪这件事,就含糊地应付了过去。

    严守一到沈雪家参加家宴,在大家七嘴八舌的撮合下,严守一和沈雪的订婚日期就被决定了。从沈家出来,严守一感到非常窝火,自己的终身大事自己竟然没有决定的权利。这时,严守一接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二集

    严守一接到的电话,是一个记者打来的,问他有一说一选秀的事情。严守一以为是假新闻,便挂断了电话,但接着又有牛彩云和伍月都打电话来问选秀的事情,严守一才意识到可能这事是真的。严守一打电话给段大可,段大可告诉严守一,这事是真的,明天上班时再说。

    第二天,严守一找到段大可。段大可告诉严守一,公司决定以选秀的形式重新推出有一说一,给严守一找一个女搭档,并告诉严守一,最后的胜出人选已经内定了。严守一不同意这种形式,但无可奈何。

    段大可让严守一邀请费墨做选秀的五位终审评委之一,因为费墨现在已经火了,有关注度。严守一不愿违背公司的要求,邀请费墨,费墨一口答应。但费墨问严守一有没有内定人选的时候,严守一没有说出真相。

    牛彩云、伍月都参加了选秀。伍月通过了初评。

    牛彩云初选的时候就落选了,但她大胆的表演引起了观众的关注,她的博客竟然点击率上去了。牛彩云觉得自己火了,一时间颠三倒四。黑砖头深表担忧,于文海倒觉得不要紧,说她这五分钟的热血过去就没事了。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三集

    于文娟想找工作,吕桂花到了于文娟这里给于文娟看孩子。

    订婚这天,沈雪一再提醒严守一不能接电话,不能中途离开,他们是大家族,对这事看得很重。严守一都一一答应。

    于文娟去应聘去了,吕桂花在家里看孩子,忽然发现诚诚一直哭个不停,便赶紧打电话找于文娟,两人把诚诚送到了医院。

    订婚仪式开始了。

    经医生检查,诚诚是吃了毒奶粉,体内结石,必须马上做手术。于文娟心疼得流泪不止。这时黑砖头和于文海赶到,两人觉得必须通知严守一。但于文海和黑砖头打严守一电话都打不通。无奈之下,于文海拿于文娟的手机拨严守一的电话。

    严守一一看是于文娟的号码,赶紧接电话,一听是诚诚出了事,顾不得订婚仪式了,立即离开了沈雪家,沈雪受到了家里人的质询。

    严守一赶到医院,诚诚正在做手术。正在采访毒奶粉事件的记者看到了严守一,便上前采访,这时严守一从记者的嘴里知道了诚诚的大名叫严实。严守一承认严实是自己的儿子。

    沈家人从电视里看到了毒奶粉的现场报道,沈雪惊讶地看见严守一在屏幕上说那是自己的儿子。沈雪茫然失措。

    严守一打通老家的电话,托人捎话给奶奶,说孩子叫严实。奶奶知道了孩子的名字后,在月光下自言自语。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四集

    严守一忙完孩子的事情,去宿舍找沈雪没有找到,在排练厅里找到了沈雪,沈雪正在伤心地念一段台词,念完后哭了。严守一不知道怎么样面对沈雪,悄悄离开了排练厅。

    选秀的决赛开始了,严守一和费墨等几位评委以及选手入住了酒店。费墨跟严守一说了这次选秀的微妙情况,并再次问询有没有内定人选,严守一再次否认了。

    夜里,严守一接到伍月电话,说有情况想通报给严守一。严守一赶到了伍月房间,伍月告诉严守一,有人打电话给她,说可以让她成为亚军。严守一提醒伍月不要乱来。

    决赛开始了,伍月顺利进入了最后冠军的争夺。

    费正回到了北京,他在网上和刘丹已经聊得很熟了。这次又找刘丹见面,两人兴趣相仿,互相都发现了对方身上的很多优点,越发投机。

    黑砖头和于文海在有一说一饭馆的窗前发现了上次骗他们的那个烤地瓜的,急忙上前抓住他,将他扭送到了派出所。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第三十五集

    沈雪经过考虑,决定做回自己,她给严守一发了短信,跟严守一说再见。

    决赛前,段大可再次找到严守一,再次强调这次比赛对于严守一的重要性,要求严守一一定要保内定的人选。决赛最后的关键时刻,严守一把决定性的一票投给了伍月。伍月胜出。这使得公司和内定人选的赞助公司大为恼火。他们想扭转局面。

    严守一惊讶地发现,上次伍月的那段录像被曝光了。内定人选的新闻代言人声称他们掌握了重要的评委进入选手房间的资料,认为这次选秀存在潜规则。

    这时伍月也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将那天晚上打给她的那个电话的录音播放给了媒体。

    段大可把严守一叫到办公室,给严守一看了酒店的监控视频,上边有严守一进入伍月房间的影像。段大可告诉严守一,只要严守一保持沉默,不支持伍月,这段影像就不会被公布。严守一表示考虑一下。

    费正向费墨和李燕表示自己找到了女朋友,但等他带回来后,李燕才发现竟然是刘丹。李燕又急又气,表示不能接受。

    奶奶在地里干活的时候,从路过的人的手机新闻里听到了严守一北京发生的事情,心急之下,摔倒在地。

    夜里,奶奶把陪伴自己的黑砖头老婆叫醒。奶奶告诉黑砖头老婆,自己要走了,有些话要交代给她。

    手机分集剧情介绍 大结局 第三十六集

    严守一心事沉重,找到小时候的好朋友张小柱一起喝酒,说自己从小的理想就是生活在奶奶的身边,但这个简单的理想却实现不了。

    奶奶去世了。严守一、黑砖头、费墨、路之信、于文娟、于文海、吕桂花等人赶回严家庄奔丧。黑砖头老婆向大家转达了奶奶善良而庄重的遗愿。在奶奶的丧礼上,路之信的大嗓门恢复了,奶奶走得敞亮而庄严。

    吕桂花回到严家庄,发现牛三斤中风了。吕桂花决定不跟牛三斤离婚了。她要照顾牛三斤。

    回到北京,严守一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公布了选秀的真相。关键时刻,费墨陪伴在他的身边,为他声援。

    伍月离开了北京。沈雪结婚了,和一个手语老师。于文娟开了一个小店。在于文娟小店的墙上,挂着一张世界地图。那上边有一个叫爱沙尼亚的地方,严守一在那里想过一段平静的生活。

    段大可想请费墨接任严守一,来主持有一说一。费墨拒绝了段大可的邀请,他要回到校园里去老老实实地做学问。

    两年后,一个夜晚,费墨教授从书桌前抬起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拿出手机,写了一个短信发送了出去。

    费墨教授的短信是:想念守一。

This post was written by:

- who has written 422 posts on 西小西|xixiaoxi.com.


Contact the author 转贴到开心网

Leave a Reply

:yawn: :titter: :sweat: :suprise: :smoke: :slobbering: :sleep: :shame: :look down: :laugh: :kiss: :grinning: :doubt: :clap:

Page 1 of 11